患者的遗书,该由谁来买单?
2015-05-12 09:48:10    浏览次数:
这些天,有位叫@天涯历知幸的微博博主突然火了,粉丝数从几千猛增到二十多万,这缘于她用微博实况转播了她作为银行工作人员正在经历的真实故事: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太及其儿子,在并不占理的前提下,凭借演和闹,居
       这些天,有位叫@天涯历知幸的微博博主突然火了,粉丝数从几千猛增到二十多万,这缘于她用微博“实况转播”了她作为银行工作人员正在经历的真实故事:

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太及其儿子,在并不占理的前提下,凭借“演”和“闹”,居然在警察参与调停下,让银行被迫表示“虽然没有错,但出于人道主义补偿二仟元购物卡”,最终讨价还价以五千成交,临走还把银行的礼品仓库搬运一空,“连印着银行logo的一次性纸杯都拿走四卷”。

老太的哭嚎表演、儿子的蛮横威胁、警察的和稀泥、银行领导的软弱妥协以及一线工作人员的屈辱愤慨,都在这个短短故事里得到充分演绎。

这些微博被积极评论、广泛转发,个中缘由,应该不仅仅因为文字的风趣生动和故事的曲折精彩。相信有不少人,比如身为医生的我,会从这个虐心故事里感受到强烈共鸣。

类似的故事在医院少吗?医院害命和银行骗钱、警察打人一样,都是人们喜闻乐见的都市传说。

这份遗书出自近日某医院准备手术的一位病人,原文是这样的:

“一、如果手术出了意外事故死亡,1.必须由院方最低赔偿三十万元。2.赔偿未到位尸体坚决不出人民医院大门。二、后事安排:1.不管赔偿多少到位,先抽三万给勇军的母亲做生活开支。2.除一切费用外,剩余的现款给勇军兄妹二人平分。3.办丧事总费用不超过三万元,不唱戏不搞乐队,时间不超过5天。”

在直面死亡威胁的关口,能够沉着冷静地安排后事、分配遗产,这是一个理性、负责的成年人所应具备的心态。可问题是,遗书的内容理性吗?负责吗?

医院是救死扶伤的场所,医生有治病救人的责任,可但凡医疗行为,尤其手术,总会有风险,如果确有医疗事故发生,经过鉴定仲裁后,该有的责任,医院和当事医生理应承担。

但是,无论责任归属、不分青红皂白,只是理直气壮地要求“最低赔偿三十万”、不被满足的话“尸体绝不出医院大门”。在这里,生命被患者本人明码标价,疾病成为他攫取财富的最后砝码,而所讹诈对象却是正在努力帮助自己解除疾病威胁的医务人员。

从遗书中,我们能感受到患者对家人的情义:设专款照顾另一位老人、余款子女平分、要求省钱薄葬。但更多的,是对医生、对医院的深深恶意,这位“好丈夫”、“好父亲”走出家门后,那张慈爱善良的面容立刻变成一幅狰狞可怖的嘴脸,通过无理敲诈和挟尸要价,向无罪者索赔、让敬业者寒心,这样得来的财富,生者能安心受用?死者会含笑九泉?

在医院里,我们时不时会看到头缠“还我亲人”白布、手举“草菅人命”横幅的一群人,他们有着共同的标签:“弱势群体”。不是吗,要不是伸冤无门走投无路,我们会走这种途径?

对这个群体进行批评,是件危险的事情,很容易招致键盘侠、圣母党以及民粹者们占据道德优势后居高临下地指责和谩骂。

但事实是,除了确有少数“弱势”人员亟待正确引导和法律援助外,更多的是专业和准专业的“医闹”,他们在医院里设置灵堂、摆放花圈,打砸医疗设备,甚至殴打污辱医务人员,他们所宣泄的是虚伪的悲伤与愤怒,想索取的往往并非正义而是利益。

在他们眼里,法律只是儿戏,其他受影响的患者生命安全与己无关,更别说医院和医务工作者所应有的权利和安全保障。当棺木挡门、拳头举起的一刹那,“弱势”的标签早被自己踩在脚底。

客观地说,这些问题正在得以改善。2014年4月,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司法部、卫计委等五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依法惩处涉医违法犯罪维护正常医疗秩序的意见》,2015年两会期间,最高法、最高检也表示要加大对医闹和暴力伤医的打击力度。“扰乱医院正常工作秩序的医闹被拘留”、“霸占床位拒不出院的老赖被起诉”等新闻越来越多地见诸报道。

医患纠纷客观存在,需要社会的理性对待,单方面指责医生和患方无良,或寄希望于医患当事人道德、素质的提高,都无济于问题的解决。关键还是需要预防和处理机制的健全完善,医疗机构必须在相关法律、法规和规范的准绳下开展医疗服务,医疗事故的受理和鉴定必须公正、透明,执法机关和医院管理者对于医闹的违法行为不能姑息纵容。

回到这封遗书的故事,最终手术还是成功了,患者生命得以延续,肉体的手术创伤会逐渐恢复,但医务人员心中的刀口将久久难愈,用怎样的态度面对下一位患者、是否要实施下一台手术,这些疑问需要长期慢慢化解。

这是一幅医患双输的图景,看似与己无关,但我们每个人都在为这封遗书买单。


相关热词搜索:遗书 患者